人民币可否成为石油结算货币?

人民币可否成为石油结算货币?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1 个回答

Dec
擅长:比特币,区块链介绍

受石油供应过剩、全球经济需求疲软以及美国加息、美元大幅走强等因素影响,今年国际油价持续重挫,新兴市场产油国石油美元收入减少,俄罗斯、拉美及中东地区一些能源国家相继出现了增长滑坡、经常账户赤字及财政赤字上升、本币贬值、资本外流的情况,全球美元流动性也受到影响。对此,与本报记者连线的中银(香港)发展规划部经济研究员巴晴5月11日表示,美元汇率变化导致石油资产价格大幅波动以及所引发的国际金融市场震荡,与石油能源以美元作为单一计价货币这一计价体制的缺陷密不可分。那么,人民币能否在石油计价和结算领域有所作为,以增强中国在世界石油市场中的话语权?巴晴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人民币作为石油结算货币已经具备一定条件。

美元升值背景下国际油价持续重挫

进入2016年,国际油价延续2015年大幅跳水走势。3月初以来油价开始反弹,但与2014年巅峰时期相比已跌去70%.国际油价持续重挫,除了石油产出供应过剩、全球经济需求疲软等供需层面的因素外,也受美国加息、美元大幅走强等因素的推动。

从需求层面来看,巴晴表示,全球经济增长放慢,原油需求不振。进入2014年,主要经济体如美欧日复苏乏力,而新兴市场巴西及俄罗斯经济陷入衰退,中国经济增长亦逐步放缓,由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带动的大宗商品需求出现回落。从供应角度看,国际石油供应格局发生重大转变,市场持续处于供过于求状态。以美国的新石油技术革命为代表的非常规油气产量不断增长,并从2016年1月份恢复向国外出口,对欧佩克地位产生冲击;伊朗被取消制裁后,全力恢复原油产量,进一步恶化了供过于求的局面;2015年12月沙特原油产量维持在1015万桶/日,已是连续第9个月维持在1000万桶/日以上的高水平;4月世界主要产油国召开多哈会议,未能达成"冻产"协议,对油价带来进一步下行压力。

从油价与美元汇率关系来看,巴晴认为,国际油价一直以美元作为主要报价和结算货币,美元升贬直接影响油价走势。2014年下半年开始,市场预计美联储将结束QE,进入加息周期,在欧洲央行与日本央行维持宽松政策的情况下,美元出现大幅升值,2014年6月至2015年4月美元指数由80点左右升至100.33,涨幅约25%,同期油价应声而落,由每桶100美元大跌至46美元,跌幅约60%.今年一季度,美元一度走弱,油价轻微反弹,由28美元低点重新站上40美元/桶。

石油美元缩水冲击国际金融体系

油价大跌带来了石油美元收入大幅收缩,不仅冲击产油国经济金融,还对国际金融体系造成影响。巴晴认为,首先,石油财富大幅减少冲击产油国财政、货币和信贷条件。在主要产油国的经济结构中,其财政金融主要依赖以美元计价的石油收入,油价下跌导致其石油美元收入大幅减少,巴西、俄罗斯和中东的一些国家相继出现了经济增长滑坡、经常账户及财政赤字上升、货币贬值以及资本外流等情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显示,按照现有财政计划和石油价格预期,在中东石油出口国当中,仅阿联酋、卡塔尔和科威特的财政缓冲能够持续25年以上,巴林和也门将在未来两年用尽其财政缓冲,而大多数其他国家则将在4至7年内耗尽其财政缓冲。"随着大多数产油国的经常账户顺差显着缩小或逆差开始扩大,这些国家主权债利差已经上升,可能进一步引发公司和主权债违约或评级下调,石油国家可能出现债务危机并蔓延成为全球金融动荡。"巴晴如是说。

其次,石油美元流动性收缩,加剧新兴市场资本流出风险。巴晴表示,过去10年石油输出国的石油美元收入快速积累,形成的全球主权财富基金规模已达7.3万亿美元。石油美元的投向主要以资本性项目为主,成为亚洲和拉美一些石油消费国主要的融资和流动性来源。在美元贬值、油价高涨时期,石油国家贸易盈余大量增加,大规模投资新兴市场国家或为其他国家提供融资,成为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的主要来源。而形势出现逆转时,石油输出国可能被迫抛售持有资产,市场美元流动性出现短缺,从而导致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股票、房地产等资产价格暴跌,对该国的银行体系和政府财政造成打击。石油美元大幅收缩有可能引发下一轮新兴市场的流动性危机。

再次,美元收缩有可能推高长期利率,导致全球总需求下降。巴晴认为,石油美元缩水有可能减慢美元回流美国速度,不利于美国经济进一步复苏。美联储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流入美国国债的外国官方资本在一个月里减少1000亿美元,则短期内5年期国债利率将上升40至60个基点左右,长期影响则约为20个基点,长期融资成本上升,不利于产出和就业增长。

另外,石油出口国的资金压力削弱了它们缓解冲击的能力,使其内需大幅收缩,对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的投资也产生了明显的负面影响,导致全球总需求下降,加剧通缩风险,促使欧日出台更宽松的货币政策。

人民币可否作为石油结算货币

美元汇率变化导致石油资产价格大幅波动以及所引发的国际金融市场震荡,与石油能源以美元作为单一计价货币这一计价体制密不可分。巴晴表示,由于这一体制存在不可调和的内在缺陷,美元汇率变化、国际流动性波动和新兴市场危机一直相伴相生,历史上石油输出国也多次对该计价体系提出挑战,尝试寻找新的计价货币,以避免本国财政金融受到美元汇率波动的制约和捆绑。

那么,人民币能否在石油计价和结算领域有所作为?巴晴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人民币作为石油结算货币已经具备一定条件。

第一,中国对石油国出口比重明显上升,可加快实现"能源换产品"的贸易结算循环。以2014年贸易数据计算,沙特、阿联酋、科威特等国从中国的进口占其进口比重均超过11%,中国已成为中东国家主要的进口来源国。从出口来看,目前中东对中国的出口贸易顺差大约每年有500亿美元,大部分为石油贸易,如以较大比例转为人民币结算,人民币收入可用于支付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和对外承包工程,加快推动人民币作为"能源换产品"的结算货币。

第二,当前全球原油供过于求的格局为"石油-人民币"结算体制提供了有利的时间窗口。目前世界能源供应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以欧佩克为主的传统产油国与美国页岩油不断竞争市场份额,石油交易开始向中国等买方市场倾斜。中国是全球能源商品最大的进口国和消费国,国际环境发生转变有利于中国依据自己在需求端的体量优势,有条件和筹码地谈判进口原油条件,为人民币计价、结算石油进口创造条件。

第三,人民币国际化已取得重要成果,为"石油-人民币"创造了必要的条件。目前全球一些最大的能源出口国,包括俄罗斯、伊朗、阿联酋,已经同意接受人民币结算。在中东、俄罗斯等重要的能源供应地区,均建立了人民币清算中心,中国央行已经与卡塔尔、阿联酋央行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并给予一定的RQFII额度,一方面中东国家可通过出口石油、液化天然气等产品获取人民币,另一方面更多的"石油-人民币"通过QFII、RQFII投资管道以及主权基金对中国的FDI投资回流内地,在这些国家推动人民币计价、结算大宗商品的金融基建和结算条件已初步具备。

2015年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有助于增强其在国际交易、结算和储备方面的功能,也有助于人民币在多边使用、国际投融资、跨境资产配置、国际货币体系等方面进一步广泛使用,为以人民币结算原油贸易准备了良好的宏观条件。巴晴预计,如果人民币在国际石油及能源领域的使用有所突破,将大大提升人民币的国际交易、外汇衍生使用量,从而进一步提升人民币作为国际可自由使用货币的程度。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 1 关注
  • 0 收藏,40 浏览
  • Dec 提出于 2018-08-07 09:59

相似问题